首页 小说排行 书本分类 完本小说 用户中心
首页 话本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渣总持崽求复婚 > 第28章眼神

渣总持崽求复婚 第28章眼神

作者:九云儿 分类: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2021-10-14 18:51:59

夏芊语继续问道:“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夏芊言故意烫伤我的脸这件事?还是说,本来就是你指使的。”

“夏芊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为什么要去害你?毁了你的脸对我有什么好处?还有芊言,你为什么总是要跟芊言过不去?她那么柔弱,那么需要照顾,怎么可能会去害你?”

白企程有些无奈的说到,觉得夏芊语对自己妹妹的误会实在是太深了。

“啊,是啊,她柔弱,无辜,可怜。我恶毒,有心计,丑陋。”

“我并非这个意思,你能不能不要再闹了,就算之前的事我误会了你,可你也不能如此针对芊言,这对她不公平。”

夏芊语有些绝望的笑了笑:

“呵呵,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在闹啊?对她不公平,对我就公平吗?我和她,到底谁才是孤儿。说白了,你就只是不喜欢我而已。”

夏芊语说话很慢,仿佛没了情绪,又仿佛含着巨大的悲伤在慢慢的煎熬着。

两个人沉默了半晌。

她语气低落的继续说道:“企程,你能不能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胳膊?”

白企程有些迟疑,但还是慢慢走了过去,将袖子撸了起来,上面的疤痕露出,可怖又狰狞。

夏芊语伸手抚了上去,感叹道:“你胳膊上这两道疤,当年是为了我才留下的。当时我还以为,你多少对我是有点喜欢的。罢了罢了,缠着你这么久,终究是我对不起你。”

白企程不语,心里七上八下的。夏芊语看着他,眉眼带着笑,明媚又忧伤。

“好冷,你去帮我把窗关一下好不好?”

白企程将袖子放了下来,转身去关窗。

等他回身的时候,突然看到夏芊语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拿起床边的水果刀,机械又凶猛的往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下去。

鲜血毫不客气的飞溅出来,满脸满身,目光所及,猩红一片。

可夏芊语的样子却是毫不留恋,手法干净利落。

等白企程跑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割到了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

刀刀见血,皮破肉烂。

等他终于将刀抢过来的时候,夏芊语早都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伤害,淡淡的说道:

“两道疤痕,我还你四道,以后,我便不欠你的了。”

门外的夜云岚闻到血腥味,忽然跑进去,就看到了这样血肉模糊的一幕。

他看到白企程手里满是鲜血的刀,又看到夏芊语手臂上的伤口,眼睛顿时像要喷火,不顾在医院这种场合咆哮到:

“白企程,*****!”

夏芊语无力开口解释:“舅舅,是我自己割的,这样,我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你让他走吧,我真的,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夜云熙赶忙叫护士帮忙替夏芊语包扎一边说道:“听到没有,你还不快滚!”

白企程眼眶也跟着红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决绝的女人。

“还要我赶你走吧吗?你没听到芊语说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吗?”

真的再也不想看到他了吗?最后一刻,他在夏芊语脸上看到的,是一种灰败的,无所谓的,已经累了,仿佛破碎了的东西。

终于转身,恍惚中,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置于一根钢针之上,只要一跳动,针尖便会刺入半分,反反复复,无止无休。

为什么看到夏芊语的样子他会这么难受?他不是从来都不在乎她的吗?

病房门紧闭,他仿佛被隔绝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中,尖锐的疼痛随着心跳呼啸不止,如同死神到来前的阴暗,要将自己一点点吞没。

夏芊语呆呆的坐在床上,任由医生护士包裹住自己满是血迹的伤口。

她割的时候,真的觉得很疼。原来,白企程也曾经为自己这样疼过,可惜,终究不过是仅此而已。

伤口包扎好,医生护士留了几句几句医嘱就出了门,夜云熙眉毛紧紧的皱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满脸的心疼。

过了半晌,夜云熙坐在夏芊语的床边,一双大手拂过她低垂的眉眼,轻轻的问道:

“疼不疼?”

夏芊语抬眸,看着夜云熙的脸,突然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疼,好疼啊,我真的好疼啊舅舅。”

大滴大滴的眼泪瞬间就打湿了被子,夜云熙心疼的抱着夏芊语,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道:“想哭就哭吧。”

“舅舅,我真的好爱他,我是真的喜欢他到快要爆炸啊!”

“跟他在一起我真的好累,我什么都做到了可是他就是不爱我!”

“我的心好疼,我不想再让他伤害我了,我想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婚,不想再见到他了,永远不想再看见他了。”

夏芊语拽着夜云熙的衣服,肩膀高高的耸起又落下,眼睛鼻子模糊一片,哭得昏天黑地,伤心欲绝。

夜云熙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他闭着眼微微的叹气,不时的攥着拳头,又不时无力的松开,最终说道:

“好了芊语,别哭了,你想做的舅舅马上就去安排,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别太伤心了,他不值得你这样喜欢,他不配。”

哭了一整个下午,夏芊语终于睡着了,整个人蜷缩着躺在床上,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

夜云熙守在床边轻轻的拍着,心里暗暗的浮现出三个人的名字:姜静筠,夏芊言,白企程!

白企程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白励霆打了个电话。白励霆在电话另一头沉默了许久终于承认了当年的真相。

“为什么要瞒着我?”

母亲的生命命悬一线,他却跑去跟人结婚?这事未免太滑稽了些。

白励霆解释:“你母亲当时的检查结果是良性的,为了不耽误你的婚礼才没有告诉你,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白企程冷笑:“别拿这些话当借口了,小时候我听这种话已经听得够多了,你总是以为我好为借口,逼迫我做一些我不喜欢做的事情,长大之后你还是在一直逼我,甚至连我的结婚对象都不能自己选择,有时候我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

“你说什么屁话?没有我的严厉教导你会有今天?你能坐上今天的这个位置?一边享受了我教育你带来的好处,一边又说我的方法有问题,我该说你什么啊?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将来白氏全部都要交给你,我不严厉些能怎么办?芊语芊言两姐妹都是我是看着长大的,我比你更知道那个更适合你!人已经送到你手里了,至于能不能守得住我就真的管不了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啪的一声挂了电话,白企程气的骂了一声。

正当他觉得头疼之际,铃声又响了起来,还是顾夭夭。

“白大少,香水配方好像是被严逸飞那只狐狸给拿到手了,咱们到底该怎么办?”

“这件事我早都知道了,你到底查清楚到底是谁泄的密没有?什么事都来问我,养你何用!”

白企程莫名其妙的发了顿脾气,顾夭夭有些纳闷,却也不敢触其霉头,只好贱兮兮的笑着回复:

“少爷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火气?气大伤身,消消气哈!咱们当务之急是想好对策应付严逸飞,否则的话,好不容易抢回来的市场份额又要全部归创世了。”

白企程觉得头疼,但顾夭夭说的没错,公司的运营向来是马虎不得,被人窃取了配方这种事如果不及时的处理恐怕会形成对白氏相当不利的局面。

“我知道了,等我消息。”

不管是谁偷的配方,已经能够确定是被严逸飞拿到手了,接下来,严逸飞一定会以这个配方为基础进行二次加工,到时候白氏的香水被挤掉也是迟早的事。

白企程坐在华庭的沙发上抓了抓头发,有一瞬间觉得十分的烦躁。以前夏芊语在的话,自己多少还能有个发泄的对象。

猛的一惊,白企程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在这种困难的时候他想到的竟然是夏芊语那个女人?自己以前,好像已经习惯了去折磨她了吧?也不知道她手臂上的伤口如何了。有点想去看看她,却又觉得没有理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企程甚至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思考对策,满脑子都是夏芊语最后的那个眼神,和她对自己说的话。

吃了一片止疼药,脑子清醒了不少,他穿好了衣服想一个人去外面散散心。

开着黑色的幻影走在了街上,不经意间竟然就来到了医院。

鬼使神差的,他又来到了夏芊语的病房门口。

在这里转悠了片刻,连护士问了他好几次需不需要帮忙,他都婉言谢绝说在等人。

当他终于鼓起勇气走近病房里的时候,发现护士正在整理床铺,而上面早已经没有人了。

他忙问:“护士,这里的病人呢?”

护士一边整理一边腾出空回答:“下午办了出院手续,这会已经走了。”

走了?

听到这两个字,白企程的心仿佛慢慢的沉了下来。

她竟然走了!

以前明明表现的离开自己就不能活,可是如今竟然这么轻易就走了!

白企程转身离开,开着车在Z市转悠了许久才重新回到华庭。

刚到门口,旁边的车上下来了一位穿着制服,看起来非常干练的短发女生。

她上前问道:“你好,请问您是白企程先生吗?”

“你是谁?”

“我是夏芊语小姐的律师,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

女人手里拿着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目录
设置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